魏恒从容自如的行了礼,沈老夫人不情不愿地对身边的丫鬟道:“给焱王殿下看茶。”

  魏恒在沈卫堂下方坐好。

  论身份,他身为魏国被明德帝第一个亲封的王爷,自是尊贵无比,是以说起来,他是最有资格坐在上位的人。可是现在,他却闲散地迈着步子走到沈卫堂下方坐好,摆的全然不是一个焱王殿下的架子。算是给足了沈卫堂的面子。

  沈如歌抬眼去偷看魏恒。

  半个月没见他了,他似乎更加丰神俊朗了。初见他时,他身上那股懦弱气似乎被一种淡然的气质所替代,沈如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走了眼,总觉得魏恒似乎有了些变化。

  沈老夫人身边的丫鬟给魏恒斟了一杯茶,规矩的退到一边。

  魏恒拿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润利润嗓子,看向沈卫堂笑道:“近几日有些忙,没来得及来看将军。”那神态,就像是一个下属。

  沈卫堂心里浮起的怪异消失,也跟着笑:“你初回京城多有不便,倒是我,叫你过来耽误你的事了吧?”

  “将军说笑。”魏恒放下茶杯,道:“不过是些闲事,谈何耽误。”

  沈卫堂闻言,便哈哈一笑,爽朗道:“你这性子还是这般合我胃口,我还以为你回了京城以后也会变得跟那些人一样虚与委蛇。”

  沈夫人容氏轻轻地瞪了沈卫堂一样,提醒道:“老爷慎言。”

  沈卫堂闻言,笑的更欢快了,边笑还边摇头。

  魏恒似是融入了沈家的这一派气氛中,时不时也能同沈如棋就一些军事问题说一两句,然而他每次都是进退有度,在不说太多的情况下,给沈如棋一些适当的提点,惹得沈卫堂对魏恒便更加满意了。

  除了沈老夫人,全程都未曾说几句话,还一直目光审视的看着魏恒。

  午间用罢饭,魏恒本想告辞,但沈卫堂有意留他,让沈如棋同沈如歌带他去沈家的花园走走路喝喝茶,并嘱咐魏恒一定要多教教沈如棋这个不成器的孩子。

  其实沈如棋同魏恒的年岁差不多,都是十八的年纪,正值最好的年华,沈如棋又素来心高,见魏恒的确有点本事,不像初回京时表现的那般懦弱无用,便也真心打算同他讨学。

  但为什么沈如歌也被点名陪同,这其间的意味,沈恒不用想也知道沈卫堂打的什么主意。

  沈如棋在花园摆了一副棋。

  沈如棋人如其名,棋技及其了得,在京城这无数能人异士聚集的地方,以下的一手好棋的本事也算少年出名,同魏恒切磋棋技,明着讨学,实则有些想压他气焰的意味。

  魏恒手执黑子,沈如棋手执白子,各据一方,一个棋盘在他两面前的石桌上缓缓展开。

  半个时辰后,沈如棋汗如雨下,他再一抬头看向对面的魏恒,却见对方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见他看过来,魏恒微微抬眼,神色似有疑惑。

  沈如棋知道,他输了。

  他输给面前这个自己半个时辰前还存着心思想要打压一番的少年。

  沈如棋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白子,然后道:“我输了。”言语间极有不甘,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魏恒,然后大踏步离开。

  魏恒绝不似表面那般无害,沈如棋心想。

  他再一想到魏坚和魏远想要对付魏恒的事,原先他觉得魏远想要对付一个人,何必那么大费周章,可现在看来,这件事,的确还是要心为上。

  沈如棋一走,花园里便只有魏恒和沈如歌两个人了。

  沈如歌不怎么懂下棋,却听见自家大哥认输,她是极为震惊的,自家大哥的棋艺有多好她知道,现在,连自家大哥都输给魏恒了,可见魏恒并不如魏坚所说那般草包。

  沈如歌害羞的走到魏恒面前,嗓音轻柔道:“焱王殿下可还记得我?”

  魏恒站起身,看了面前一脸娇羞的女子一眼,不知怎的,想到了魏桑瑶。

  魏桑瑶从未做出过这样一副姿态,她从来都是嚣张跋扈的,眉目间尽是张扬,哪怕是困着他将他强吻以后,她都还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调戏他的话。

  魏恒想着,便突然想到她为他上药的那一晚,她神色冷凝,似是严肃的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沈如歌?”

  她很在意他是否喜欢沈如歌?

  魏恒有了这个认知,再低头去看沈如歌时,就觉得她哪哪都令人不耐烦。

  哪怕她是沈将军的女儿,他都懒得敷衍。

  于是魏恒面无表情道:“不记得。”

  沈如歌似是没想到他回答的如此干脆,也没想到他说出的话如此残酷。从到大便有才貌双全之称的沈如歌颇为受打击。

  她咬着唇,水光盈盈的眼看向他,一派楚楚可怜:“年宴蹴鞠大赛那日,我曾给殿下递过一方帕子……”

  “嗯?”魏恒挑眉,眼中不再冷漠,而是转为一丝嘲讽,他看着面前的女子,微微勾唇:“沈姐是想讨赏?”

  话音刚落,沈如歌便面色惨白。

  他的嗓音低沉好听,说出的话却是残酷无比,他话语里的意思分明是在提醒她,他们身份的尊卑之差。

  天之骄女沈如歌没想到,她会几次三番再这个臭名昭著的焱王面前吃亏。

  若放在从前,这般声名狼藉的人,她定是连看都不愿多看一眼。可现在这个人是魏恒,他面容绝色,长身玉立,气质卓然,就这么站在她面前,就让她为他低眉敛容,可他竟还不领情!

  他竟暗讽她身份低微!

  是她沈如歌配不上他魏恒!

  沈如歌攥紧了手帕,身子微微颤抖,似是极力隐忍,她抖着嗓音,断断续续道:“不、不是……焱王殿下,我只是想,只是想……”

  “呵,”魏恒笑,刹那间,一张脸似是盛满了光华,他道:“沈姐,什么也别想。”

  沈如歌闻言,再也受不了,她面如土色,已是快要哭了,她看着魏恒,半晌,终于转头跑了。

  魏恒凝着她慢慢跑远的背影,伸手缓缓地弹了一下大氅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摇了摇头。

  他并不讨厌沈如歌,若不是上药那一日魏桑瑶对他提了一句,他甚至都不会记得这个人是谁。于他而言,男女之情是没有必要存在的,他还有他必须要完成的事,儿女情长他不会去触碰。所以他会用最残忍的方式将她们对他的一切念想扼杀在摇篮里。

  可是魏桑瑶,似乎成为他这十八年来,唯一的变数。

  更重要的是,他明知如此,却不愿去阻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武炼巅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被贬下凡后我成了老妈子,被贬下凡后我成了老妈子最新章节,被贬下凡后我成了老妈子 爱上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