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枕边拿起手机,来电显示三个字

  “韩诚风?”

  叶陵不觉得意外,他能猜到韩诚风已经从老板口中得知他离职的事,这通电话应该也是为了此事。

  手指往屏幕上一滑,叶陵缓缓将手机听筒放在耳边。

  “小叶,我从老板那儿听说你辞职了。你不是出去玩了几天把心都玩飘了吧?你这个玩笑就开得有点大了,我现在帮你跟老板说一声,告诉他你是闹着玩儿的。你也别闲着,赶紧来公司,卡我也帮你打了,不会算你迟到。”

  电话刚接通,听筒里便传出韩诚风喋喋不休的声音。

  “我没跟你开玩笑。”叶陵压着嗓音。

  “不是,你为什么要辞职啊?”韩诚风不解地问道。

  叶陵沉默。

  韩诚风对他的家事了若指掌,用骗老板的借口来骗韩诚风恐怕不太现实,其他的借口他暂时还没想到。

  “因为你妹妹吗?”韩诚风问。

  叶陵依旧沉默。

  韩诚风想了想,说道“我记得你妹妹今年才读高三,怎么可能突然考上中海的大学呢?”

  似乎是觉得叶陵有什么难言之隐,韩诚风调整好态度后,用正经的语气问道“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辞职吗?我想听实话。”

  “理由我没办法告诉你…”叶陵低声道。

  “为什么?”韩诚风不解。

  叶陵埋头不说话。

  倒不如他不想告诉韩诚风,只是他觉得说了韩诚风也未必信,而且他不知道约束灵徒的规矩,说不定其中恰好有不能向普通人透露灵徒身份的规矩呢?

  叶陵不想惹事上身,便没有向韩诚风解释。

  叶陵不想说,韩诚风也没再追问。

  他岔开话题“我想你应该有你的原因吧…今晚有空吗?咱们同事几个出来聚聚吧,谁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嗯…”

  叶陵简单回应,心情烦燥的他不想多说话。

  “那行,今晚七点,老地方见。”

  韩诚风似乎是察觉到叶陵心情不好,他没再多说,直接挂断电话。

  叶陵将手机放到桌面,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刚回家便发生这么多事,哪怕叶陵遭受过再多打击,心性再怎么坚韧,始终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首先是卷入a级罪犯的事,然后再是林知深的死,最后是辞职告别相处了一年多的同事,以及跟他有着百般交集的十年死党…

  这一系列事情将他的思绪搞得乱糟糟的。

  从上午到下午,他没有出过房门,更加没有进过一滴油水。

  叶承也叫过他吃饭,但他装作睡着蒙混了过去。

  时间飞逝,转眼便到了傍晚。

  叶陵透过遮光度不高的窗帘看向窗外昏暗的天色,又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18:42…”

  南方的七月昼长夜短,哪怕到晚上七点,这里的天色也不会完全变黑。

  “得去啊…”

  叶陵从衣柜里拿出一套黑色的休闲服,随后前往浴室洗澡。

  洗完澡后,叶陵随便打理了下造型,带上钱包正准备出门,路过客厅时,正在厨房里做晚饭的叶承见他终于起床,急忙招呼道

  “菜快炒好了,你先坐那等几分钟,很快就能开饭了。”

  “你也一天没吃了,多多少少吃点儿。”

  叶陵回了叶承个不失礼貌而且略有些僵硬微笑,说了句“今晚老板请客吃饭,算是为我们出远差饯行。”

  之后,他匆匆出门。

  出门后,叶陵缓缓朝大街赶去。

  这里到大街约摸有05公里的路程,虽然不远,但叶陵也不想走这段路,于是他便留意着公路上来往的车辆中有没有出租车。

  他的运气不错,走出家门百米不到,他便等到一台驶过的出租车。

  “师傅,去湘菜酒楼。”

  上车后,叶陵报出地址。

  湘菜酒楼是一家规模不小的饭店,大部分菜都是湘省口味的,味道辛辣麻口,最重要的是味道不错,而且价钱也亲民。

  叶陵跟同事都挺喜欢吃辣的,所以这家饭店是他们常去的。

  出租车行驶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便抵达目的地。

  付完车费,叶陵下车走进饭店。

  虽然是湘省口味的饭店,但在东南的生意却是意外的火爆,每天来这里吃饭的人不计其数,而且大部分都是东南省的本地人。

  这家饭店算是准二星级的,装修以及其他装饰都很不错,特别是走廊上放置的花盆,这些都是活生生的鲜花,饭店的服务员每天都会浇水,经过走廊的人都能闻到一股不刺鼻的清香。

  叶陵打电话给韩诚风询问包间号,挂断电话后,他朝着二楼走去。

  808号包间。

  这是一件隔音的独立包间。

  叶陵刚进门,正坐着等上菜的同事们急忙起身,一窝蜂似的涌来。

  “叶组长,我听说你妹妹考上中海的大学了?”首先说话的是唐清雅,这个女同事的领头人物自然率先问话。

  叶陵先是一怔,随后才想起这是自己在老板那儿编制的借口。

  他急忙应道“嗯,对啊。”

  “唉,叶组长你也挺辛苦的,为了照顾自己的妹妹连工作都辞了。”名为董莉的女同事颇有些同情地道。

  “嘿嘿…”叶陵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

  “叶组长,你对你妹妹这么好,你们俩的关系肯定很好吧?”秦芸也上前凑热闹。

  叶陵的笑容突然僵住。

  不过,为了蒙混过关,他迅速恢复笑容“是啊。”

  嘴上是这么说的,但他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她恨不得永远都不想见到我…’

  回答了女同事的几个八卦问题后,几人的话题逐渐聊完,纷纷坐回到座位上。

  原本很爱八卦的韩诚风却没有参与,他一直盯着叶陵,坐在旁边喝着闷酒,似乎是心情比较郁闷。

  饭桌上,几人还在八卦。

  服务员突然端着菜进入包间,几人这才停止八卦,纷纷拿起碗筷吃菜。

  湘菜酒楼的上菜速度很快,随着第一个菜端上桌,后面的几个菜也会在短时间内上桌,甚至连十分钟都不要。

  从开吃到吃完,几个女同事都在八卦着叶陵的事,她们都表示舍不得叶陵离开,不过,爱说风凉话的唐清雅还是一如既往地说着风凉话,她说叶陵走后她们的工资便会缩水,以后恐怕想出去旅行都很难。

  叶陵默然,这些事情他都有考虑过,但辞职不是他的意愿,他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

  所有人都在畅谈,唯独平日里总爱喋喋不休的韩诚风在喝闷酒,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饭吃得差不多时,韩诚风突然叫走叶陵。

  湘菜酒楼有间较大的大厅,专门供客人吃完后想透透风休息的地方,只不过这里鲜少会坐着人,至于原因…大概是地理位置不太好吧……

  大厅里。

  韩诚风喝得满脸通红,坐在距离空调最近的沙发上。

  叶陵知道韩诚风有话要问自己,二话不说便坐到韩诚风的对面。

  气氛沉默良久,韩诚风突然抬起头,语气含糊不清地说道“小叶,我跟你也相处了十年,你的小秘密我都知道,当然,还是你知道我的小秘密多一点。”

  “我知道你不是鲁莽的人,这次辞职你肯定也做好了打算。”

  韩诚风凑近叶陵,略有些无神的眼睛盯着叶陵看,继续道“兄弟,无论你想做什么,哥哥我都支持你。但是,我得先跟你说好不许干违法的事,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么个兄弟。”

  叶陵没有喝多少酒,所以神智还特别清晰。

  韩诚风是他朝夕相处整整十年的死党,要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现在他离职即将远走南海,韩诚风还能出于好意地叮嘱他一番,他的心中怎会不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武炼巅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最新章节,我的体内住着恶灵 爱上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