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项行动多变,易晨暂时没有想到详细且周密的计划,只能简单地向叶陵讲述该如何行动,其他的全靠叶陵自身的随机应变。

  而且卧底任务风险极大,稍有不慎便会暴露卧底的身份。

  所以易晨再三对叶陵强调一定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露出任何破绽,否则不仅叶陵会死,就连15号地区驻扎的所有士兵都会死。

  此时此刻,叶陵感觉自己肩负着无比沉重的担子,虽然他的表面上很平静,实际他的内心蕴含着无尽的激动与紧张。

  这种感觉就像是打游戏时,队伍全部阵亡只剩下他一人,随后队友将胜利的希望全都寄托到他的身上,若是失败就是辜负队友的期望,素质高点的人不会有所谴责,但并不是所有人素质都很高…

  在期望与性命的胁迫下,叶陵的心中非常渴望完成这个任务,但更多的还是退缩,毕竟这是在他的性命做赌注去赌上千人的性命。

  “你别担心,我觉得你完成这个任务的概率其实挺大的,我听说你单枪匹马消灭了青狼,那可是跟我交手数次都能逃脱的王牌的狙击手啊!你能消灭他,就代表着你有着不俗的实力。”

  “还有啊,如果你暴露了身份的话,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去护你全身而退,毕竟你是我们sh最出色的新兵,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个人才折在这里呢?”

  在李文君的鼓励下,叶陵的担忧渐渐散去,只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没多大的底气。

  为了不失礼貌,他还是强装镇定回了李文君个微笑。

  易晨抬起手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13:43,距离两点钟还剩下十几分钟的时间。

  见时间差不多,易晨便说道

  “我们现在去举行地下黑拳的赛场吧。”

  随后,两人便坐着易晨的车前往地下黑拳的赛场。

  码头这边来往的车辆很多,拿拥堵的市区跟这里作比较,恐怕要通畅得多。

  在公路堵了近半小时,几人才驶入码头。

  赛场在码头旁边的一座大楼,这栋大楼表面上是一家游船公司,实际上背地里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交易。

  有人举报过这家公司,但没有任何的结果,反倒是那个举报的人无缘无故被一群流氓小痞打了一顿,因重伤住院至今没有出院。

  凡是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猜到,这件事不是偶然。

  这家公司的老板背景极深,只要他闹出的动静不大,警方便不会出手扫灭他的公司,而且他举行的地下黑拳都是有手续的,每一个上台打擂的人都会签下一张生死状,若是真闹出人命,公司的老板也能拿这张生死状了事。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背景,很多普通人无法拥有的权限他都能凭借自己背后的势力弄到,比如说这张“合法”的生死状…

  这家公司的地下二层,便是举行地下黑拳的赛场。

  叶陵从停车场一路走过,发现停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豪车,鲜少有价格低于50万的车,易晨的奥迪a6l停在这里也不怎么引人注目。

  易晨跟李文君虽然不出名,但一些权势较大的富豪还是认识他们的,为避免暴露身份,他们戴着黑色墨镜跟黑色口罩,配上他们身上清一色的黑色西服,这两人颇有些保镖的风味。

  乘坐电梯抵达地下二层后,叶陵发现赛场的占地面积极大,而且高度也非常夸张,相当于普通楼房三层楼那么高。

  几百米的占地面积,再加上十几米的高度,使得这个赛场让人感觉非常宽阔。

  这里的安保设施完善,监控到处都是,而且不同的区域分配着不同的安保人员,特别是擂台旁边的观赛区分配着二十几个穿西装打领带的安保人员,他们个个彪悍无比,身材足以媲美市级健美选手,看他们那长满老茧的双手,便能猜出他们身上这是货真价实的肌肉。

  哪怕是注射过超级基因的叶陵,看到这等身材的彪形大汉也不由得心生畏惧。

  但毕竟只是视觉上的畏惧,若是真动起手来,叶陵觉得以自己全力一击足以达到八百斤的实力,完全可以放倒这些彪形大汉,只不过耗费的时间较多。

  “汪勤在那儿。”

  叶陵正环顾着四周的情形,易晨突然一句话打断他的思绪,使得他急忙回过神顺着易晨所指的地方看去。

  一名风度翩翩看起来很和善的成年男子正与旁边的几位身价不菲的富豪谈笑风生,看到男子后,叶陵稍稍愣神,虽然此时的汪勤与飞机上的邋遢男人截然不同,但汪勤那张面孔叶陵还是有些许印象的。

  他想不到的是,恶贯满盈的a级罪犯汪勤竟然会是他眼前这个十分和善的成年男子,若不是那张熟悉的面孔,叶陵甚至以为自己认错人了。

  ‘虚伪!’

  这是叶陵的评价。

  他认为汪勤跟电视里的反派一样,笑里藏刀表面上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以和善的面容掩盖自己丑陋的恶行。

  “根据商先生的情报,汪勤并不是他想每天只打一场擂台赛,而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只允许他每天打一场,因为汪勤的实力太强,他们地下黑拳排行榜第一的拳手都无法与其匹敌,若是再汪勤出场其他的比赛,恐怕这些大富豪都会在汪勤身上押注,老板也不能让汪勤放太多的水,但哪怕汪勤只用十分之一的实力,也远远不是这些普通的拳手能够匹敌的,所以公司的老板才会出此下策。”

  “但是,我听说汪勤最近似乎十分缺钱,他白天来参加地下黑拳,晚上还跑去给一些富豪当保镖,而且要求的雇用的价格十分高,也就一些身价几十亿的大富豪愿意雇用他。”

  “能够令一方省长动容的a级罪犯居然跑去给别人当保镖,这要是传出去恐怕都没什么人敢信。”

  易晨转述着自己所知的情报,说到最后甚至发出一阵唏嘘声。

  “你的意思是…”

  叶陵听出易晨话里的意味,但他还是想从易晨口中听到正确的答案,便及时止住嘴。

  易晨说道

  “既然汪勤缺钱,那么我们便可以借助这点跟他搭上线,要是白给的话他肯定会起疑,所以我想要你将上台打擂赚到的钱按照五五分的方式分给汪勤,以此博得汪勤的信任。”

  叶陵早已猜到易晨要这么说,所以他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

  只是把自己赚到的钱平白无故分给别人,这让他有些不怎么愿意啊,毕竟这是自己拼死拼活赚到的血汗钱…

  “你有问题吗?”易晨问道。

  叶陵摇摇头,说道“没有。”

  易晨点点头,说道“距离开赛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咱们先找个地方坐着,看看比赛的选手实力如何,再决定你什么时候主动退赛。”

  叶陵没有异议。

  三人在观赛区的角落坐下,因为这里看不太清楚擂台,所以没什么人坐这儿,越往后坐的人便越少。

  到叶陵这里,仅有他们三人而已。

  比赛分为上下两半场,为的就是让那些新来的人熟悉选手的胜率,这样他们才能做定夺选择是否下注,所以第一场有人没下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如果第二场还没下注的话,只要被管理人员盯上,那么那些没下注的人必定会被观赛区旁边站着的彪形大汉给赶出去。

  还有就是,想要打擂的人若是在上半场没有报名,下半场依旧可以报名,只不过需要挑战上半场被淘汰的选手,赢了才会被管理人员被登记上报名表,然后才能上台打擂。

  这也是易晨不着急让叶陵去报名的原因。

  随着第一场比赛的口哨吹响,整个观赛区都响起一阵喧哗。

  叶陵看了眼前面坐着观赛的人,这些人大部分与他的年纪相仿,应该是一些有钱人家的富二代拿着爸妈的钱在外面肆意挥霍,他们最想要的不是赢钱,而是从擂台赛上的搏斗中寻找刺激感而已。

  与其说这是场搏斗,到不如说是一场拼死的厮杀,双方选手都必须得将对方打趴在地没办法站起来为止,但这些人不是职业的格斗选手,在他们的认知中,最好放倒对方的办法就是打得他再也没办法站起来,要是他们心软或是轻敌,恐怕很有可能会被还未死去的对手给反杀,到时候他们便会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导致自己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也是地下黑拳经常闹出人命的原因,因为每一个选手都不想死在擂台上,他们只能用尽全力去打得对手不省人事,只不过有时候会失手杀人…

  台上的交手拳拳到肉,台下则是一阵又一阵兴奋的呐喊,没有人会在这时候选择鹤立鸡群站出来说心疼。

  见状,叶陵懊恼地摇头叹气。

  正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但真正看到血淋淋的场面后,普通人还是会讶异且感觉到害怕,但这些富二代不同,他们的心性宛若牢狱里囚禁的变态,看到鲜血之后他们更加兴奋,更加狂热,所发出的呐喊也更加大声。

  有时候,叶陵真想出手好好修理他们一顿,给他们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但想到自己身负重任,便强行忍住内心的冲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武炼巅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最新章节,我的体内住着恶灵 爱上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