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去十几分钟,比赛开始的广播声已经响起。

  叶陵思考着对策,只可惜是徒劳。

  他对华国武学没有任何了解,太极这类武侠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东西他更是闻所未闻,对这种武学的弱点以及破绽他都一无所知。

  但是比赛已经开始,他只能硬着头皮上。

  第一场比赛就是他对战武术家。

  叶陵与武术家这两匹黑马让整个观赛区都沸腾起来,这场赌局是所有赌局中最稳的,赔率稳定于1赔1。

  刚上场,台下便爆发出一阵高呼。

  叶陵与武术家的人气不相上下。

  这两人原本是所有观众都不看好的,但看过前面几场比赛的人都知道,这两人深藏不露,虽然没有结实的身材,但他们能够放倒比自己高大数十倍的壮汉。

  这样的两匹黑马,究竟谁会胜出呢?

  从比赛阵容公布开始,这个话题便是整个观赛区热度最高的。

  这些人不懂武学,完全是图个乐。

  如今两匹突然杀出的黑马碰撞,这种充满无尽悬念的事情最容易吸引这群富二代,哪怕是第二层包间沉稳的大老板也在议论着这个话题,这无疑是自汪勤出现后最为热闹的一场比赛。

  “你觉得谁赢的几率比较大?”

  第二层包间中,两个包间的老板聚在一起谈论着这场比赛的结果如何。

  西服男人邻座镶着金牙的老板搓了搓下巴,看着台上两人一致的消瘦身材,联系着之前的几场比赛,他缓缓说道

  “我认为那个中山装的武术家胜率较大,通过之前的几场比赛,我发现那个青年完全是凭借自身超强的蛮力去放倒对手,而武术家使用的则是华国武学中的招牌功夫…太极,这种功夫专门克制这些只会使用蛮力的武夫,你也看到之前的两个选手是怎么被他给放倒的。”

  金牙老板对华国武学略有所了解,所以他更加信任武术家,他在武术家身上压了近百万的赌注。

  西服男人却摇摇头,他不赞成金牙老板的说法。

  看过之前的几场比赛,西服男人总觉得这个身材消瘦的青年应该藏有某种足以翻盘的底牌,而且这个青年所面临的对手要比武术家面临的强悍得多,所以他更加信任叶陵。

  “你觉得那个青年赢得几率更大?”金牙老板问道。

  “如果说这场比赛本身的胜率是五成的话,我想我对这个青年有着六成的把握。”西服男人说道。

  “是吗?”

  金牙老板喝了口桌上的清淡绿茶,说道“要不咱俩私下做个赌注,看看这场比赛胜出的人究竟是谁,如何?”

  西服男人犹豫了一会儿,点头应道“没问题。”

  金牙老板笑了笑,说道“我记得你刚在市中心拿了块地吧?如果你赌输了,这块地就归我,如何?”

  这两人是海州两家规模较大的地产公司老板,身价好几个亿,年收入不菲,手头拥有上千万流动资金的他们喜欢来这里赌博,因为这里可以亲眼看到赛场的结果,输也输得心安。

  提到这块地,西服男人有了明显的犹豫。

  海州是东南的一线城市,普通地区的地皮都要好几千一平,市中心的地皮更是贵到可以卖近万元一平,这还是没有修楼的,若是再修一栋楼卖出去,恐怕利润会翻好几倍。

  但毕竟只是几百万淘来的,西服男人在这里下的注也不止几百万,于是他当即应道“没问题。”

  金牙老板大笑两声,仿佛胜券在握。

  “如果你输了呢?”西服男人问道。

  金牙老板大笑道“如果我输了,我就把我之前在黑市拍到的花瓶送给你。”

  西服男人想了想,觉得可行便点点头。

  金牙老板在黑市拍到的花瓶同样是价值不菲,据说是唐朝某个当官的瓷器,金牙老板花了近千万才拍下,估计过几年市值就能再翻一倍。

  言归正传。

  此时的擂台上,裁判已经吹响口哨。

  待到裁判灰溜溜地溜下台时,这场比赛已经正式开始。

  诺克萨斯的城区里,一辆防弹的越野车疾驰于空旷的公路上。

  源计划公司坐拥无数财富,哪怕是最低等的士兵,配备的都是利用自然能源发射出高热度的激光弹的枪械。

  现在瓦洛兰大陆虽然进入科技时代,但毕竟材料有限,而且经济也不富裕。

  源计划土匪公司凭借机械部队洗劫了各大国家,财富能够媲美源计划公司的国度寥寥无几,哪怕是艾欧尼亚以及其他几大国度加起来,在财富上也只能跟源计划公司打个平手。

  这些重要因素,也是艾欧尼亚等强国所慎重考虑过的。

  虽然反抗军的人数占极大的优势,但源计划公司的机械部队实在太过强悍,若是双方发动全面战争,恐怕死伤人数会达到上亿…

  反抗军保持沉默,养精蓄锐。

  源计划公司暗中扩张势力,双方都在为发动战争做准备。

  双方势力只差一根导火索,一旦点燃,战争便会全面爆发,几千年前的上古战争便会重演…

  几千年前,魔法时代昌盛。

  各种魔法破坏自然,使得多处地方变成废土。

  现如今,科技时代的崛起。

  战争将不再是冷兵器相交,而是核武、氢弹等科技武器纵横,一旦战争触发,双方势力都会拿出最强的武器,与对方较量。

  核能辐射的危害,远超于魔法…

  战争结束后,恐怕瓦洛兰大陆已经成为一片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不再适合人类再生存。

  这样的胜利有何用?

  所以两方势力一直僵持着,没有人想率先挑起这场战争。

  亚索…恐怕就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

  源计划公司不敢正面迎击反抗军,便只能从反抗军的内部下手,作为战争兵器的亚索,承担起从内部歼灭反抗军的重任。

  亚索的任务是刺杀反抗军的几位首领,以他上古英雄的身份,想要混入反抗军易如反掌,而且以亚索超强的魔法基因,反抗军的首领自然会重用他,到时候亚索便有机会接近首领完成任务。

  失去首领,反抗军群龙无首。

  源计划公司想歼灭反抗军便不是难事。

  至于千古恶人的罪名…

  源计划公司早已计谋好,亚索完成任务后,便没有利用价值,到时候将恶人的罪名推到亚索头上,两全其美。

  失去记忆的亚索还不知自己已经陷入源计划公司的阴谋当中…

  亚索坐在越野车的后排,目光从未离开车窗外快速闪过的风景,冷漠的瞳孔中不含有丝毫的情绪。

  “活着!”

  这是亚索离开公司时,修坦斯向他下达的命令。

  亚索的脑海中没有过多的思维,一心只想完成修坦斯交代给他的任务,虽然他不知道修坦斯的话里蕴含着什么含义…

  越野车驶出城区,翻过一座青山后,逐渐进入一片荒地。

  沙漠…

  越野车的性能虽好,但在连绵起伏随时都会塌陷的沙地中行驶,也显得有些吃力。

  驾驶员不得不减缓速度,慢速行驶。

  经过长达两小时的沙漠行驶,夕阳已经升起,亚索终于透过挡风玻璃看到几个深绿色的帐篷,还有十几个巡逻的机械士兵。

  “这里是哪儿?”亚索问道。

  普通机械士兵都装置着略显粗糙的发声器,因为是批量生产,所以技术上难免有些问题,而且所有发声器发出的声音都是一样的。

  “边…边境蛮疆。”

  驾驶座的机械士兵发声器出现问题,声音略显卡顿。

  修坦斯将地图的记忆植入过亚索的脑海,但仅仅是个地图,各处的状况亚索暂时还不明确。

  因为驾驶员急着回去交差,亚索没有难为他,拿起高震动粒子激光剑跳下车,朝着营地走去。

  “新来的?”

  穿着蓝色军服的机械士兵迎上来,他的发声器与普通士兵的不同,应该是改良版,这也充分彰显着他身份的不俗。

  亚索不想说话,只是点头。

  机械士兵不同于亚索,他们都有情绪。

  “我是奥尼·寻清,蛮疆驻扎地的头儿。”

  蓝色军服的士兵不厌恶亚索的架子,反而主动伸出手。

  “乔罗·强纳森。”

  这些基本礼仪亚索懂点,伸手与寻清握手。

  至于乔罗·强纳森这个名字…

  这是修坦斯命令亚索使用的,为的就是不让亚索暴露出他的上古英雄身份。

  在这个战争时期,没有人愿意去追寻历史。

  与其花心思去研究上古的事情,倒不如费些心思想想看该怎么活下去。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但是…亚索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过响亮,虽然见过亚索的人不多,但听闻过亚索的人却不在少数,毕竟是上古时期的奇迹存在,诸多士兵已经将亚索视为崇拜的对象。

  “强纳森…”寻清记下了亚索报出的假名。

  寻清打量一番亚索,发现亚索身上的盔甲是他未曾见过,寻清不过是边境的掌权者,源计划公司的事也只了解点皮毛,所以若琳金属是什么他连听都没听过。

  “你的盔甲很不错…你应该是城区的不小的官儿吧?犯了啥事?总部要将你调到蛮疆来?”寻清问道。

  “执行任务。”亚索的回答简单利落。

  倒不是他看寻清不顺眼,只是没有情绪的他感觉与别人聊天很累。

  “什么任务?”寻清追问。

  亚索摇摇头。

  他也不清楚自己执行的是什么任务,但修坦斯还吩咐过他,若是蛮疆的驻守士兵问他问题,一个字都不要答,他所执行的任务需要保密。

  亚索不想说,寻清也不会逼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武炼巅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最新章节,我的体内住着恶灵 爱上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