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陵有些犹豫,像煤老板这种人真的值得他去救吗?

  煤老板害死了那么多人,如果叶陵去救他的话,那些枉死在废墟里的人即便是死都不会瞑目,但叶陵不救他的话,叶陵的心里又会过意不去。

  但是,想要救煤老板的风险很大啊…

  叶陵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救煤老板,毕竟自己身为sh特殊小队的队员,绝对不能知法犯法。

  至于煤老板的结果如何,他认为还是让警方做定夺吧,这件事跟他没多大的关系,救了煤老板之后,他便将煤老板交给警方处置。

  不过…能不能救得了还是个问题啊。

  “你有什么计划吗?”叶陵问道。

  汪勤摇摇头说道“以往我都是单独行动的,很少会制定计划,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我就会动手,然后再趁着尸体没被发现的时候溜走。”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想想看能不能制定出一个计划。”

  “算了,没必要。”叶陵摇摇头。

  “煤老板的身边有几个贴身保镖,但都是些饭桶,我一只手就能撂倒他们,我们要做的就是等煤老板到没有监控而且没有人的地方下手。”汪勤说道。

  “这可是是艘豪华游轮啊,哪里有没有监控又没有人的地方?”叶陵问道。

  “有啊,而且还很多。”汪勤说。

  “比如呢?”叶陵问。

  “比如说厕所之类的地方,而且煤老板所在的包间里也不可能安装监控,我们能下手的地方有很多。”汪勤说道。

  叶陵点点头,又问“什么时候下手?”

  汪勤搓了搓下巴,说道“等音乐会结束就找机会下手,我已经打探过了,煤老板特别喜欢赌博,看完这场音乐会,他很有可能会到牌场去赌博。”

  “当然,凡事都有万一。如果他不去牌场的话,我们恐怕就得直接潜入他的包间里下手了,不过,你不用担心被监控拍到,我们可以蒙着面进去,只要不留下什么证据,即便是警方也查不到我们。”

  汪勤了解叶陵做事情很谨慎,所以他已经为叶陵打算好了一切。

  叶陵没有别的意见,便没有过问。

  20:34,音乐会终于结束。

  汪勤让叶陵去牌场等着,他去看看煤老板会不会去牌场赌博,临走之前,汪勤还将银行卡递给叶陵,说道

  “如果你觉得很闷的话,可以换些筹码去玩两把,但别玩得太过火,我的钱包可禁不起你折腾。”

  叶陵摇摇头说道“不用,你今天输了不少,如果我想玩的话,我会用我自己的钱去玩,不用再麻烦你了。”

  汪勤没时间跟叶陵推辞,便收回银行卡,说道“那行,你手气不错,应该能赢。”

  说完,汪勤便与叶陵分别。

  叶陵来到牌场,音乐会结束后,牌场的人还是一如既往得多,叶陵从服务员那里拿了杯免费的红酒,坐在旁边看着这些人赌博。

  大部分牌场都是商家开着骗钱,这里也不例外。

  叶陵的直觉极为敏锐,他一眼便看出牌桌上的老千是谁,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说坐着打牌的富豪眼力也都不错,但他们已经身陷牌局中,无法观察到老千正在吸走自己的筹码。

  看着那些富商输了还不服气,继续往牌桌上压着筹码,而且压的数目越来越大,叶陵不由得觉得好笑。

  “想要赢想要翻本,可是越输越多。”叶陵笑道。

  他自然不会去拆穿商家的戏法,毕竟看出这点的人绝对不止他一个,他们没有拆穿,想必都是怕商家事后报复。

  叶陵虽然不害怕,但也不想惹祸上身。

  叶陵端起红酒杯,抿了口红酒后,酸涩且有些咸的奇怪味道险些让他当场吐了出来。

  强行咽下后,叶陵喃喃道“免费的不愧是免费的,味道真是差到极点,连我这么个不会喝红酒的人都能猜出这酒的品质很差。”

  等了近十几分钟,眼看即将要到21:00,汪勤竟然还没出现,叶陵不由得有些焦急,但更多的是庆幸,毕竟自己终究没去做犯法的事。

  然而,叶陵正要庆幸,汪勤便出现在他眼前。

  “妈的,这个煤老板事儿还真多,我在电梯口等了他差不多半个小时,他居然跑回去洗了个澡。”汪勤骂骂咧咧。

  “他来了吗?”叶陵问道。

  汪勤点点头说道“来了,现在在路上。”

  如汪勤所说,话音不过刚落,肥硕的煤老板便领着几个保镖进入牌场,气势汹汹,虽然有些输钱的富商看不太顺眼,但看到这几个保镖后,他们便猜到煤老板绝对不是好惹的主儿,为了不闹出个乌龙,他们只能任由煤老板嚣张。

  服务员急忙凑过来询问“先生,请问您要换多少筹码?”

  煤老板递给服务员一张银行卡,说道“先给我换一百万筹码吧。”

  一百万!

  汪勤豪掷万金已经让服务员笑得合不拢嘴,如今又有个煤老板豪掷一百万,服务员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啊。

  “好嘞,您稍等。”服务员接过银行卡,迅速跑回牌场的后台。

  牌场最不缺的就是筹码,因为煤老板有钱的缘故,服务员办事的效率都特别高,不过是两三分钟的功夫,他便抱着一堆筹码走了过来。

  煤老板吩咐几个保镖拿着筹码,自己则两手空空地跑去赌博。

  “有机会吗?”叶陵问道。

  汪勤摇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待会儿我会让服务员给他送一杯红酒,我会在红酒里加点泻药,既然没有机会,我们就要制造机会。”

  “你还带了泻药?”叶陵疑惑。

  汪勤颇有些得意地笑道“当然,我这个人向来都是万事俱备的。”

  说完,汪勤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口罩,找服务员点了杯价格昂贵的红酒,趁服务员不注意时往里面加了点白色粉色,这边是汪勤所说的泻药,然后汪勤将红酒递给服务员,让服务员送给煤老板喝。

  事后,汪勤特意绕开监控,走出牌场,在没监控的地方脱掉外套,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回来。

  煤老板的手气不佳,尽管老千还没出手,他的一百万筹码已经输了几十万,虽说他的身价不低,但一百万也绝对不是能够随便挥霍的。

  “去给我弄杯水。”煤老板吩咐身边的保镖。

  一名壮汉递来一杯红酒,说道“老板,这是服务员刚刚送过来的,说是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请你喝的。”

  煤老板接过酒杯,嗅了嗅红酒的气味,他发现这杯红酒不菲,至少得要几千一杯,虽说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但这么名贵的红酒,不喝白不喝。

  而且这里这么多人,他还能担心酒里有下毒不成?

  眼看煤老板将要喝下红酒,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叶陵二人的眼前。

  “陈阳?”汪勤诧异。

  “他怎么样会在这里?”叶陵也感到很疑惑。

  陈阳故意凑到煤老板的旁边,假装扭了脚,不小心撞到煤老板身上,杯中的红酒也随即洒到煤老板的衣服上。

  “你怎么回事?”煤老板又惊又怒。

  “抱歉抱歉,我刚刚不小心把脚扭了。”陈阳赶忙道歉,还口袋里拿出一包卫生纸,擦拭着煤老板衣服上的红酒。

  煤老板推开陈阳,愤怒地道“你知道这是什么酒吗?”

  陈阳连忙道“抱歉,我这就赔你一杯。”

  陈阳唤来服务员,点了杯更加昂贵的红酒,这才化解了煤老板的怒火。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叶陵疑惑。

  “我了解陈阳,他可不是什么善茬,刚刚煤老板对他大吼大叫他居然还能忍得下来?而且这家伙出现的时机也不太对,我觉得这家伙很有可能是来捣乱的。”汪勤说道。

  叶陵也觉得陈阳出现的时机太巧,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说是早有预料。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叶陵问道。

  汪勤想了想,说道“我听说煤老板的包间里放着一个花瓶,那是他从海州淘来的古董,价值上千万,我待会儿就以他的古董被盗为由,引他回包间,到时候我们直接出手。”

  叶陵点点头。

  既然汪勤都已经做了在公共场合下药这么冒险的事情,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汪勤将叶陵带到监控的死角,两人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赌博上时,悄然戴上口罩,然后汪勤悄悄找来纸笔,写了张字条,悄悄接近煤老板。

  叶陵观察着周围,以防陈阳再次捣乱。

  果不其然,汪勤将字条交到保镖手中,嘱咐保镖一定要给煤老板看,随后,陈阳便再次出现,他悄悄接近保镖,离开时,手上还多出了一张字条。

  见状,叶陵以为陈阳偷了汪勤递给保镖的字条,连忙追了过去。

  陈阳一路跑到游轮的第一层,这里没有多少监控,而且大部分地方都鲜少会有人出现,在船舱的储物室中,陈阳忽然停下脚步。

  “你到底想干什么?”叶陵猛地追了过来。

  “我只是想引你过来而已。”陈阳转过身,冷冷地笑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武炼巅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我的体内住着恶灵最新章节,我的体内住着恶灵 爱上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