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侍卫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惊魂不定的说道:“皇上恕罪,我等——”

  “朕让你们看好她,她怎么会不见的?!”

  “这,这——”

  两个人完全说不出话来。

  他们只是在门口守着,而贵妃就算已经被贬如冷宫,成为罪妇,到底也是贵妃,他们当然不敢入内监视,更不敢轻易冒犯她。

  再加上,她因为受伤,不能说话,除了皇帝陛下进入她的房间,两个人会弄出一些响动来,其他的时候,她待在那个房间里,一直就是这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却没想到,这一夜的安静,竟然是——

  他们跪在地上,对着祝烽连连磕头:“皇上恕罪,小人罪该万死!”

  “你们,是该死!”

  “……”

  “若是她落入宁王的手中,若是她有危险——”

  祝烽气得两眼发红,气血上涌,那股熟悉的杀意,立刻从心底里涌了上来,让他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他,想杀了他们。

  可是,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吹进的冷风,却又一下子让他找回了一丝冷静和理智。

  杀人,无济于事。

  最重要的是,他要找回她。

  这一刻,他的脑海里所想的,就是找回她。

  不管那个女人到底曾经做过什么,又如何的顶撞自己,可现在,他满心所想的,竟然还是想要找回她。

  更要让她平安无事。

  只要她平安无事,等她回来,再收拾她!

  想到这里,他用力的咬了一下牙,然后看向这个空荡荡的房间,如果是有人来抓走她,必定会有响动,就算她手无缚鸡之力,却不是一个会乖乖屈服的女人,这一点,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倒是已经很清楚了。

  而守在她门口的这两个人,是御营亲兵的精锐。

  再是迟钝,也不可能有人进入房中夺人,他们都听不到响动。

  唯一可能的就是——

  祝烽这样一想,疾步走进去,立刻就发现,床上的床单和被子都被撕碎了,他眉头一皱,再走到窗前一看。

  一条碎布拧成的绳索,吊在窗棱上。

  看来,她就是这样离开的。

  秦若澜也带着人走进来,这样一看,顿时脸上神情变得有些复杂,她轻声说道:“这么说,她是自己离开,而不是别人抓走的了。”

  祝烽的眸子却阴沉得仿若此刻的天幕。

  他沉沉的说道:“但她,为什么要走?!”

  “……”

  他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沉默了一下。

  她为什么突然要走?

  之前,就算自己僵持成了那样,她都没有要离开的心思,这一点他很明白,可是,经过了昨天,她突然就走了?

  难道——

  他的眸子突然一沉,转头看向站在面前的这些人,而就在这时,闻夜也从下面走了上来,一看到他们都站在贵妃的房间里,而且贵妃已经不见了,顿时也吓了一跳。

  “这——”

  “闻夜,怎么了?”

  闻夜不由得就出了一头的冷汗,他伸手擦了擦额头,上前说道:“皇上,微臣是来禀报皇上,各处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你为何如此惊惶?”

  “没,没什么。”

  闻夜说着,额头上汗水冒得更多,但他毕竟是个直来直去,只会在战场上舞刀弄剑的武将,想要遮掩什么,还没来得及遮掩,眼中的慌乱就已经流露了出来。

  祝烽紧盯着他,沉沉道:“你可知,欺君之罪,当斩!”

  一听这话,闻夜的脸色都白了。

  祝烽又道:“说!”

  闻夜无法,只能轻声说道:“微臣一大早,没有找到……黎不伤。”

  “……?!”

  祝烽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黎不伤?

  他不见了。

  难道——

  骤然间,前几天的那个场景,又一次浮现在他的面前,黎不伤对这个女人的关切,即使当着自己的面,他都毫不掩饰。

  他,和她,都不见了?

  这一回,连秦若澜都有些意外。

  黎不伤也不见了?

  难道他真的跟司南烟一起失踪了?

  可是,司南烟怎么会这么做?

  她有些惘然,倒是站在她身后的莲儿,一听到这个消息,眼中克制不住的流露出了一丝欣喜,若是这样,那司南烟的罪名,就彻底的坐实了,而且——这罪名也不是我栽给你的,而是你自己行为不端,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也算是罪有应得吧。

  想到这里,她有几分得意。

  轻声说道:“她,怎么能这么做呢?”

  秦若澜急忙低声呵斥道:“不要胡说,她不是这样的人。”

  “……”

  “她这么做,一定有她的苦衷。”

  说到这里,她上前一步,轻声说道:“皇上,她——”

  祝烽突然抬手,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但他脸上的怒意这个时候反倒消失了,只剩下一股说不出的沉冷。

  这种感觉,让秦若澜突然有一点不安。

  只见祝烽走到门口,看着跪在外面的两个侍卫,突然说道:“你们守在这里,可有人进去过?”

  “没有,小人等听从皇上的旨意,不敢让任何人进去。”

  “那——”

  祝烽的目光如电,看向周围的人,当他的目光扫过莲儿和细雨身上的时候,两个人蓦地一颤,像是被看透了什么似得,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

  祝烽继续道:“有人跟她说过什么吗?”

  莲儿的额头,一地冷汗滑落下来。

  那个侍卫想了想,说道:“也没有人来跟她说话。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侍卫犹豫了一下,但看到祝烽铁青的脸色,还是说道:“秦娘子身边的两个宫女,曾经来找过我们,说是外面出了大事,宁王要纳冉小玉为妾,让我们小心一些。”

  一听到他们将这话说出来,秦若澜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这——”

  祝烽的目光一寒,转过头来看向他们。

  他的眼神,原本就锋利如刀,这一刻,更是带着沉沉杀气,只看一眼,仿佛就要将人的血骨都击碎一般。

  莲儿和细雨吓得腿一软,急忙跪在了地上,连连道:“皇上恕罪,奴婢们只是担心外面的局势,来跟这两位大哥打声招呼,可是,关于公主的事,奴婢们一个字都没有说啊。”

  “是啊皇上,求皇上明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巅峰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最新章节,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E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