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今天催婚了吗 002梁舒小姐

小说:大佬今天催婚了吗 作者:好酷一只猪 更新时间:2020-04-06 15:36:31 源网站:天籁小说网
  梁舒一鼓作气起身,她微微低头,想说句抱歉。只是低头的瞬间,却被他藏在头发下的模样惊艳了时光岁月。

  头顶的云散开,春风慢慢,木棉灼灼,巷子里的第一缕光打在他的眉眼轮廓上,那是一双极漂亮的瑞凤眼,瞳孔偏深,眼角窄而细,偏偏眼尾上挑,眼波流转便是风情,很欲,只是他的眼神太淡,太冷。目光渐下,扫过他的鼻子,微抿的薄唇,下颌···无疑,男人的骨相是恰到好处的美,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

  男人跟着起来,他很高,梁舒的视线跟着挪动,掠过笔直长腿,触及骨节分明的双手时,停住不动了。

  他左手无名指有一串梵文刺青。

  梁舒知道是什么意思。

  ——向死而生。

  好巧不巧,她右手无名指上也有一个。

  这该死的缘分啊。

  梁舒收回目光:“不好意思。”

  “恩。”

  真冷淡。

  边鹤把帽子递过去。

  “谢谢。”

  边鹤捡起烟跟打火机,还有一袋饺子,饺子又递给她。

  “谢谢。”梁舒又说一遍。

  木棉纷飞。

  梁舒出来一趟,没那么快回去。她还要到七巷探望对她有恩的房东爷爷。

  房东爷爷有点可怜,他儿女双全,儿孙满堂,如今八十岁高龄,隔三差五身体不舒服,却没人心疼他,照顾他,仍一个人孤零零的住。

  在水果店买上新鲜的火龙果猕猴桃,梁舒轻车熟路去到房东爷爷的住处,摁响门铃。

  来开门的是保姆,陈婶。

  陈婶见她,不见得多待见她,阴阳怪气的,“梁小姐,你怎么又来了。”

  梁舒笑了笑,“这里不是陈婶你家,我为什么不能来?”

  “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心思。”陈婶暗讽。

  房东爷爷年纪大,手里好几张房产证在手,身边无人,难免遭人惦记,不过,这里面,不包括她。

  梁舒抬眸,笑眯眯的端倪她。

  陈婶一阵犯怵,“看什么看?”

  “陈婶知道贼喊捉贼的意思吧…”梁舒勾唇笑,“明明是自己有贼心,偏把别人说的跟她一样不安好心。”

  陈婶嘴角抽搐,不由心虚,“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梁舒轻笑,“听不懂没关系,你能让开吗?”

  陈婶憋着气,不情不愿侧开身子让梁舒进屋。

  头次见面,陈婶差点被她那软乎乎,不谙世事的模样欺骗,几次接触,其实是个不好欺负的主。

  房东爷爷有点耳背,戴着老花眼镜在客厅看电视。

  梁舒喊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陈百生偏头,看到梁舒来探望自己,满脸高兴,“舒舒,来就来,怎么还带东西。”

  梁舒把水果放下,“路过水果店,见新鲜就买了一些来。”

  陈百生白花花的眉往上挑,“哟,还有饺子。”

  “您爱吃?”

  “爱吃。”陈百生打开外卖盒,“最爱吃饺子了。”

  “您牙齿不好,慢点吃。”

  “好~”

  “吃水果不,我给您削。”

  “吃。”

  不知道的人瞅见还真以为他们就是爷孙俩,多和睦啊,有说有笑的。

  陈婶面色古怪,心有不甘,自己伺候这老头这么久,没有苦劳也有功劳,没见他对自己这么和气过。

  边鹤回来时,王婆婆正收着遮阳伞,他上前:“王婆婆,我来。”

  王婆婆年纪大,遮阳伞有些沉,手脚的确不太利索,没推托,“我去扔垃圾。”

  “您歇着,待会我去扔。”

  “不用不用。”

  垃圾桶在对面,王婆婆拎起两大包垃圾往那走。

  边鹤淡然自若的把从王强身上收来的二十元放进钱篓里。

  王婆婆扔回垃圾回来:“边鹤,晚饭来婆婆家啊。“

  “好。”

  “你找到房子落脚没有?”

  “找到了。”

  “在哪儿?”

  “9巷8号。”

  王婆婆哎呀一声:“那岂不是住在舒舒对面。”

  舒舒……

  边鹤微顿,沉眸,“姓什么?”

  一提到梁舒,王婆婆话便多起来:“姓梁,两月前搬来老城区的,人啊,长的跟个天仙似的,好看的不得了。下次你见到她就知道婆婆没吹嘘了。”

  已经见过了。

  边鹤心说。

  “上次多亏她,我才能那么快找到圆圆。”

  圆圆是王婆婆的小孙子,六岁大,有轻微自闭症。

  边鹤凝眉:“怎么回事?”

  王婆婆愤愤解释:“就半月前,邻居带他孙子和圆圆去公园放风筝,他倒好,信誓旦旦跟我说一定会照顾好圆圆,回家时却忘把圆圆给带上了。”

  “一大群街坊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圆圆。后来我就遇到在公园遛狗的梁舒,她见我坐在路边哭的伤心,问我怎么了,我就告诉她我孙子在公园里走丢了,她二话不说帮我一块找。”

  “没出半小时,她带着她的狗在公园小树林找到圆圆,之后还送我们婆孙两回家,人可好了,你说是不是。”

  边鹤不假思索,应是。

  “边鹤,你以后住她隔壁,就是她邻居,多帮衬她点,别给人欺负啊。”王婆婆叮嘱。

  “好。”

  “还有你厨艺了得,最好隔三差五做点好吃的送上门,人太瘦了,看着心疼。”

  是很瘦。

  跟个纸片人似的,风一吹能跑。

  边鹤又重重嗯一声。

  下午四点半,收好摊,王婆婆去幼稚园接孙子,顺便去市场买菜。

  老城区的房子大多是两层式的小楼,从外表看,有些破旧,但里面格局装修挺文雅。

  边鹤回到住处,第一件事是洗澡,他有洁癖,身上的油烟味太重。

  十多分钟,他只穿着一条棉质长裤从卫生间走出来。

  水珠从偏长的黑发滴落,沿着修长的脖颈,滑过结实的肌理。

  边鹤随意拨弄下湿发没再管,从衣柜拿出一件灰色毛衣套上,随即坐在窗棂上。

  他目光望着对面二楼阳台的一盆月季,对面静悄悄的,没人在家。

  稍坐片刻,边鹤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厨房,决定出门先去趟超市。

  月上枝头,二月晚上的桐云市带着潮湿的凉意。

  梁舒蹲在路边的垃圾桶旁,嘴对着保鲜袋吐的难受,今晚在房东爷爷家吃的饭,又白吃了。

  吐完,胃一阵难受,她用手轻轻捂着。梁舒额头冒着虚汗,小脸发白,思绪恍恍惚惚。

  一抹阴影笼罩,梁舒抬头。

  男人背对着月光,头发偏长,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梁舒想,他应该是叫边鹤,做鸡蛋饼很好吃的那个人。

  鸡蛋饼……

  想起那个味道。

  她好饿。

  边鹤,“需要帮忙吗?”

  是个好人。梁舒沉默几秒,眸里似冒着水气,声音软哝,“需要。”

  边鹤皱了皱眉,寻思着把她送医院。

  梁舒又说:“我想吃你做的鸡蛋饼。”

  边鹤:“……”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巅峰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佬今天催婚了吗,大佬今天催婚了吗最新章节,大佬今天催婚了吗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