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在大宋 第四章 梁秆熟水

小说:食在大宋 作者:古藜 更新时间:2020-04-23 16:08:53 源网站:天籁小说网
  一旁的李青见着,羡慕又庆幸道:“方才多亏了你反应快,否则屏风出了事,咱们回去少不得要吃一顿挂落。”正猜测红封面值的文舒,极认同的点点头。

  要不是如此,她也没那么快的下意识反应,虽说东西坏了,司里不会要求他们全额赔偿,但该负的连带责任还是要负的,比如革职或者扣月钱。

  她虽是来顶工的,无钱压在司里,司里不可能扣她月银,但给她做保的虎子可就遭秧了,正因如此,她每每做事都提着十二分精神,唯恐出错连累他人。

  此刻看着一脸艳羡的李青,文舒心下微动。

  踌躇片刻她悄悄揭开红封,摸出里面的交子一看,却见是五张二百文的,合共下来一贯钱。

  思索片刻,她从内取出两张,递给李青道:“李哥,这个给你。”

  李青未想到她会有这般举动,当下惊的连退数步,摇头道,“文兄弟这是做甚?“

  文舒笑道:“今日与李哥一同看守这屏风,若是失职,咱俩谁也跑不了责罚,既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得了赏,自也该分李哥一份。”

  “不成,不成。”李青慌忙摇头:“今日救下大人全是你一人之功,我半分力都未出,怎好拿钱,再说了,若不是你反应快,屏风出了事我回去还要吃一顿挂落,如今屏风无事,已经是沾了你的光,岂能再舔着脸要你的银钱。”

  见他如此说,文舒也不勉强,笑了笑抽回一张交子,然后把剩下的一张不由分说的塞到他手里。

  “你这是....“

  “今日这红封实乃意外之喜,小子往日没少得李哥照拂,这钱便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再者今日御史府办的是满月宴,李哥分了钱,也一同沾沾喜气。”

  这好听话谁不爱听,更何况文舒这话可是说要到李青心里头了。

  他今年二十有三,成亲两年了,可家中娘子却未给他生下个一男半女。他娘急的天天在家里念叨着要去上香,他日日听着心中不免也有些着急,如今文舒说了这话,只觉得是个好兆头,当下便将爽快的将钱收了。

  “成,那就借你吉言了,他日司里若有什么要帮忙的,只管说一声,能帮的上,我定不推辞。”

  “哎,那就多谢李哥照拂了。”文舒欢喜应了,其实心下却有另一番考量。

  她由虎子做保来王记四司顶工没有十次也有七八次了,和这位李哥虽打过几回交道却交情不深。

  如今借着这番由头,一来是想看看这位李哥是不是贪财薄义之人,值不值得深交,二来也有打点讨好之意。

  不都说钱财最能试人心?

  她男扮女装出来混饭吃,虽说装扮周全但也难免有百密一疏之时,眼下打点好人心,只盼有朝一日漏出马脚时,这些平日相处的人能念着往日情份,嘴下留情,多少回护一二。

  好在结果还不错,这位李哥并不是见钱眼开之人,想到这,文舒很是舒心。

  下晌,与李管事交接完,文舒领着刚得来的八十文工钱并王御史酬谢她剩下的那八百文礼钱,一路小跑的回了棺材铺。

  进铺子前,她特意在门外打量了一会,见铺子只有她爹埋头砍木,没有外人,这才踏了进去,喊了声爹。

  文泰正着急赶活,闻声头也未抬道:“回来了,去洗洗手,厨房里,我给你留了梁秆熟水。”

  一听有煮好的熟水,文舒立时眉开眼笑,“爹怎知我口渴了?”

  “忙了一晌午,岂能不渴,快去快去,顺道将脸洗了。”文泰催促道。

  “哎,知道了。”文舒应声连蹦带跳的往后院窜去。

  行到后院,她先去房间将怀里的工钱和礼钱都放到床下的陶罐里,然后又将细数一遍,确认没错,这才心满意足的去井边打水洗脸洗手。

  要说今天还当真是喜从天降,仔细算算,如今她手里的银钱加上今天刚得的,也存了快有一贯半了,按着这进度,想来再努力努力个两三个月,就能帮爹把那副护腰买回来了。

  想起她爹的腰伤,文舒就禁不住一阵内疚。

  要不是三年前她贪玩跑到房顶捡键子,她爹怕她摔下来,急急跑过来想要接住她,也不会踩到井边青苔,摔伤了腰。

  自那以后举凡是下雨寒天,她爹的腰伤便要发作一回,轻则酸涨疼痛,重则下不了床。

  她看不过眼,曾拉着他看遍了汴京的医馆,只是末了却只得出了一个无法痊愈,只能慢慢将养的结论。

  可家里做的是寿材生意,为了生计,他爹也不可能闲着,这日日弯腰做棺材,经年累月下来,那腰伤便愈发重了。

  她好不容易打听到城南的济世堂有一种护腰,平日佩戴在身上有养护之效,而且在腰伤发作之时还可以减缓疼痛,只是价钱有些贵,得三贯钱,并且每半年还得更换一次内芯,一次一贯钱。

  她回头把这事跟她爹一说,她爹竟死活不肯,还说是骗人的,说有那个闲钱,不如存着给她做嫁妆。

  她几番劝说无果,无奈之下只得乔装出去接活,想着存些私房偷偷给她爹买回来,到时他总不能再拿去退了。

  想着自己就要离那个目标越来越近,文舒心里乐不可支。

  将手脸洗干净,又回房间换回了女儿家的日常穿着,再将头发散下来梳成正常式样,这才步履轻缓的往厨房去。

  厨房西南角上,一个半尺高的小火炉架着一个褐色陶罐,此时陶罐盖子的出气眼正汩汩往外冒着热气。

  文舒走到近前,将盖子揭开,顿时一股温热之气裹挟着稻香扑面而来。

  见陶罐里的熟水满满当当,思量着她爹应该也还没喝,遂从碗柜里拿出两个大瓷碗,又从旁边盛有白糖的竹桶里舀了一勺糖搅匀,这才一手一碗的端去了前头铺子。

  “爹,停停手,喝碗熟水解解渴先。”“哟,阿宁来了,今日没去学啊。”

  铺门边,一个拿着麻袋装木花的瘦弱中年男子停下来跟文舒打招呼。

  “孙大伯。”文舒喊了一声,忙将手中的熟水递了过去:“明日才去呢,大伯来得正好,刚熬的梁秆熟水,还热乎着呢,大伯来一碗暖暖肚。”

  男子连连摆手:“不了,不了,家里有呢。”

  “家里是家里的,大伯也尝尝我家的,看看我家的可有不同。”

  “就是,一碗熟水有什么可推辞的,厨房还有好些呢,赶紧着喝吧。”文泰在一旁帮腔道,一面接过文舒手里的熟水。

  孙和平与文舒很是相熟,闻言再不多礼,笑着接过:“谢谢阿宁了,昨日你大娘还说,近日天气好,要张罗着要做霉豆腐呢,等做好了,我弄些来给你们尝尝。”

  “哎,那敢情好,大娘做的霉豆腐味道真是一绝,整条巷子谁不知道,外头都买不到这个味呢,要我说,大娘若是做些拿到街市上卖,肯定能赚钱。”

  男子被逗的连声发笑,摇头道:“我倒是想,只不过你大娘身体不好,做做自家吃的还行,做多了去卖却是吃不消的。”

  想起孙大娘快走几步都能喘的身体,文舒只能安慰道:“会好的,大娘的病也不是什么大病,好好将养,总有一日会好的。”

  “但愿如此。”孙和平叹了一口气,将喝净的碗递还给文舒,笑道:“茶也喝了,木花也装了,你家大娘还等着我回去给她清洗木笼呢,我就先走了。”

  “好,大伯有空常来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巅峰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食在大宋,食在大宋最新章节,食在大宋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