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让江山 第四十四章 歹毒

小说:不让江山 作者:知白 更新时间:2020-05-29 20:07:56 源网站:天籁小说网
  孙别鹤的尸体被赌场的东家很快就处理掉,以现在大楚之风气,运一具尸体出城,塞给守门的官兵一点小钱,他们看都不看。

  上行下效,大抵如此。

  这个人也许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被人遗忘,也许一遗忘就是永远。

  孙如恭被书院除名的事当然不会传播开,他父亲孙秋的说法是,自己儿子因为看不惯书院里的一些勾当而愤然离开。

  当然只是在家里说,不敢到外边去说,以孙家的实力还不敢直接硬刚高院长。

  还是那家赌场,还是那个后院的小房子里。

  孙如恭看了看他召集来的这些人,一个个面如死灰,好像魂儿都没了似的,虽然这些人年纪都比孙如恭要大,可孙如恭还真是看不起他们。

  然而还要用这些人,所以还得装模作样,还得表现的格外真诚,最主要的是,他知道怎么利用自己还是个孩子的身份,知道怎么利用这些人看不起他是个孩子。

  “我大哥可能已经没了。”

  孙如恭一脸悲戚的说道:“诸位兄长,都是我大哥之前的至交好友,我请诸位兄长来,不仅仅是因为我大哥的事,还因为这事也牵扯到了诸位。”

  其中一个人立刻后退了几步:“你大哥做了什么我可不知道,他得罪谁了我也不知道,你别说牵扯到我们,跟我们有个毛的关系。”

  另外一个人紧跟着说道:“是啊,你大哥死不死的都跟我们没关系了。”

  “就是,可别把我们拉下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人说着就要走,孙如恭连忙过去堵着门说道:“诸位兄长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一个人伸手去拉他:“你个屁孩子少拦着我们,你们孙家的事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孙如恭连忙道:“不只是我家的事,诸位兄长就不想知道我大哥是怎么没的?”

  见那几个人迟疑,孙如恭道:“我大哥这次是得罪了羽亲王府,我刚刚也说了,我知道诸位都是我大哥的至交好友,所以才没有隐瞒什么。”

  “大哥已经失踪多日,最后出现是在这,有人说看到我大哥被杀......这事,羽亲王府已经在过问,之前站在咱们这边的世子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所以现在我们得顾好我们自己,不能成为别人的替罪羊是吧。”

  孙如恭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那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倒是没有人再想走了。

  一人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孙如恭道:“我听家父说,因为得到夏侯琢受伤的消息,羽亲王可能已经赶回来了,一旦羽亲王回来,王府里那些原本想杀夏侯琢的人立刻就会变成缩头乌龟,他们会不遗余力的把责任推出去。”

  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些人说道:“自然是推给我们。”

  “关我们屁事!”

  一人道:“如果不是你大哥的话,我们怎么会去招惹夏侯琢那煞星!”

  “说起来都怪你大哥!”

  “就是,全都是他的事!”

  孙如恭道:“怪我大哥没错,我也觉得我大哥处事有问题,但现在不是咱们吵架的时候,是咱们应该商议一下如何应对的时候。”

  有一人道:“你个小屁孩子能想个狗屁出来。”

  孙如恭道:“我还真就想到了......那天的事,你们也在场吧,你们几个在酒楼外边给李叱指路,也给夏侯琢指了路,夏侯琢还没有找你们,只是因为他受了重伤,还没有腾出手来而已。”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哑巴了一样。

  孙如恭继续说道:“可是这事,真正知情的有谁?诸位兄长,我,还有谁?”

  其中一人道:“还有夏侯琢啊,还有那个叫李叱的。”

  “对啊。”

  孙如恭道:“只咱们这些人和夏侯琢李叱知道,而李叱就极有可能直接威胁到咱们,羽亲王回来之后若是见了李叱,他必然把咱们都说出去。”

  他一脸真诚的说道:“这事,羽亲王再怎么强势也得讲证据,没有证据的话他敢直接把我们所有人家里都牵扯进来吗?他不敢,哪怕他是亲王他也不敢,诸位家里都是有头面的人,一人力小,十人力大,羽亲王总不至于把咱们这些人全都收拾了吧。”

  有一人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孙如恭道:“夏侯琢是当事人,他说的话没有佐证就算不得实数,官府问案,他的话不能成为证供,但李叱的话就会成为证供。”

  这些人终于反应过来,其中一个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李叱如果死了,这件事夏侯琢一个人也说不清楚。”

  孙如恭连忙道:“对啊,这件事,真正的证人不就是李叱一个吗?他死了的话,谁还能证明什么。”

  那几个人又互相看了看,有人说道:“可是李叱现在不好杀,他不出书院,我们总不能跑到书院里杀人。”

  孙如恭道:“我知道李叱有个师父,找到他师父,逼他师父写信给李叱,或者其他什么法子,李叱知道了必然会离开书院,只要他出了书院的门,怎么死还不是诸位兄长说了算吗?”

  他抱拳道:“我是个孩子,能力有限,我只能拜托诸位兄长尽快找到李叱的师父,以此威胁李叱,他不可能不就范。”

  那几个人沉默下来,许久之后,其中一人说道:“行吧,我们去找找试试,如果找到李叱的师父,杀人的事,你们孙家来做。”

  孙如恭道:“那是自然,这事是我大哥引起的,过错在他,我是他弟弟,他人已经没了,我来替他承担,这件事做好了的话,也算是我替他向诸位兄长道歉了。”

  孙如恭再次抱拳,看向那些人,一个一个的记住他们的名字,因为这每一个名字,都是他借刀杀人的刀。

  刘等非,杨玉至,高晓,彭裴斐,李彦......

  “可是,怎么找他师父呢?一家客栈挨着一家客栈的找?太麻烦了。”

  “就是啊,也不一定找的到,李叱的师父肯定已经藏起来了。”

  孙如恭听到这些话后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一群蠢材,但他还不能表现出来,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说道:“诸位兄长,我忽然间想起来了,李叱是要给他师父买宅子的。”

  他看向杨玉至说道:“杨兄,伯父正好在官府里管着这些事,我那天亲眼看到李叱把那几个杀手怀里的银票收走了,他必然会把这些银票给他师父买宅子所用,所以......”

  “我知道了!”

  杨玉至眼前一亮:“我回去之后,想办法把最近在官府报备要卖的宅子卷宗找出来,不会有多少,一定能找到李叱的师父。”

  孙如恭道:“便是如此,还是兄长思谋缜密。”

  杨玉至笑了笑道:“你提醒的好......这样,我现在就回去,想办法从我父亲那套套话,明日此时,我们还在此地相聚,若我能问清楚的话,我们合力去抓了李叱师父。”

  众人全都点头应了,然后各自散去。

  杨玉至回到自己家里,等到他父亲从官府回来后,一脸殷勤的给他父亲杨中昼奉上热茶,走到他父亲身后,一边敲打着肩膀一边试探着问了几句。

  “父亲,我书院里有个朋友今日来找我了,托我一件事。”

  杨中昼哼了一声:“我就想着你今日突然献殷勤,必是有所图,说吧,什么事?”

  杨玉至道:“我那同窗好友,有一户亲戚已经来冀州,老家被流寇冲破不敢再住,可是这城里的宅子也不好买,他们一家在冀州城中客栈已经住了半月有余,实在是熬的难受......”

  杨中昼道:“你怎么还爱管这种闲事!”

  杨玉至从袖口里取出来几张银票,那是孙如恭之前给他的,他把银票递给他父亲说道:“第一是因为确实那同窗与我关系匪浅,第二是他直接给了孩儿这几张银票算作谢礼,孩儿实在是推脱不掉。”

  杨中昼把银票拿过来看了看,脸色都微微一变。

  这几张银票加起来有千两之多,杨中昼只是个冀州府里的六品主簿,一年俸禄也没几个钱,若不是正好管着些事的话,哪里有那么多钱供杨玉至挥霍。

  千两之巨,已经足以让杨中昼动心了。

  “既然是你至交好友,那为父不帮也不合适,你去取纸笔来,我写几个地方给你,你明日可让你同窗带他亲戚去看看,若是看中了的话,我在管府里也能帮衬些,尽快报备。”

  杨玉至立刻就开心起来,连忙去取了纸笔。

  不多时,杨中昼在纸上写下一些地址,把纸递给杨玉至道:“冀州城里已经没有多少宅子可卖,这是最近备案的全部了,你拿去吧。”

  杨玉至连忙道:“多谢父亲,我明日一早就去给我朋友送去。”

  杨中昼眼睛看着那几张银票微微眯了起来,然后把银票收进袖口里。

  第二天一早杨玉至就出了门,先是去约了那几人见面,他们几个商议了一下,觉得这事还是不沾身比较好,把那张纸交给孙如恭,他孙家愿意怎么做就去怎么做。

  商量好了之后,杨玉至一人带着纸张去了那赌场后院等着,没多久到了约定的时间,孙如恭便到了。

  他从杨玉至手里把那张纸接过来看了看后就扬起笑意,俯身一拜道:“多谢兄长周全,兄长放心,这事就要过去了。”

  杨玉至很严肃的说道:“东西我给你了,这事与我等再无关系,你记住了吗?”

  孙如恭道:“记住了,放心就是。”

  他拿着纸张出门,然后仰头看向天穹,咧开嘴止不住的笑了起来。

  “李叱......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

  ......

  【我昨天翻回去修改了第二十一章,那一章中提到了牡丹,仔细回忆了一下不太合适,所以改成了芍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巅峰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不让江山,不让江山最新章节,不让江山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