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路坦途 610 山河半面

小说:医路坦途 作者:臧福生 更新时间:2019-09-15 14:57:50 源网站:天籁小说网
  清晨,张凡又去邵华家吃饭了,静姝走了,老两口给张凡和邵华该准备的东西也准备好了以后,觉的年岁还不大,就去了农场。

  邵华家,邵华爸爸妈妈原本也是去了农场的,但是因为市里面还有一些事情要做,邵华妈妈就来给张凡邵华暂时做饭帮着邵华处理一些事情。

  吃过饭,邵华和她妈妈还有张凡同时出门了,张凡去医院上班,邵华则去农场。

  农场离市区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七十来公里。邵华适应了几天大皮卡后,现在也能娴熟的把控了。

  “我走了,晚上我给你抓个土鸡,咱们吃大盘鸡。中午饭,你自己解决吧。”

  邵华坐在高高的驾驶室里面,向张凡挥了挥手后,开着如同坦克的大皮卡一冒烟的走了。

  以前邵华上班的时候,穿着工装,平坡的小皮鞋,早晨多数时候,都是急急忙忙的去单位,现在姑娘彻底是牛仔打扮了。背带双肩牛仔裤,工装鞋,格外的精神飒爽!

  本来有点纠结油价的邵华,当看到张凡的这个月的工资收入后,小财迷立马不纠结了。

  “张凡,张凡,你这个月的工资怎么这么多?”邵华看到短信后,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怎么了,不年不节的应该差不多吧。”

  张凡还不知道,鸟市几个医院的特聘专家,是发工资的,而且理事会还有一份津贴,再加上茶素医院的工资和奖金,张凡一个月的收入差不多快五万了。

  这还不算飞刀费用。

  “多了很多!嘿嘿,不会是你们医院的会计给你多发了吧!”

  “呃!尽想美事,我上班问一下。”张凡还没上班呢,鸟市几个医院的财务处就先后把电话打了过来。张凡一听就明白了缘由。

  虽然有蓝天卡,但是皮卡车的油箱,那叫一个大啊。一油箱的价格,也让不经常开车的邵华有点肉疼,现在放心了。

  春困秋乏夏打盹,这是一句流传很是广泛的俗语,但是还有一句话:春养肝,夏养心,秋养肺,冬养肾,四季养脾胃。

  华国的古代的医学,不仅仅是如同现今的一种治疗手段,它或许还上升到了一种哲学。

  年轻的时候,听这些话,全是屁话。可一旦上了年纪,仔细一回味,说的太有道理了。

  春天的时候,万物复苏,好多植物发芽了,人们的食物也开始有了绿色,很多绿色的植物幼丫因为含有大量的生长激素,食用后肝脏解毒功能消耗开始增高,所以要护肝。

  夏日炎炎,温度升高,人体的消耗也跟随着升高,这个消耗就需要心脏提高功能。

  秋天各种病菌进入高发阶段,而且马上就要进入寒冷季节,所以要把肺部功能养好,以对抗以后的寒霜。

  早年的华国,一般讲究的是冬日婚嫁,一是农闲了,二呢丰收后的季节,男女身上也有了一定的能量储备,是时候需要释放了。

  但也不能释放的太厉害,所以要养护养护肾脏。

  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些谚语都慢慢的好似失去了它的存在意义,其实不然。

  懂得了一些顺应自然的保养,长期的好处你看不清楚,但是短期的好处很明显,就是你很少感冒拉肚子了,然后医药费用也减少了许多。

  早晨,张凡刚进行政大楼的办公室,就被后勤主任堵住了。

  后勤主任老陈,虽然在医院算不上什么管理阶层,但是这也是个油水很大的职位,真的是一个看起来不起眼,其实是很肥的一个职位。

  偌大的医院,其他不说,就每年四处的修修补补,拆拆砌砌的,都让他干的红光满面的。

  老陈对谁都是一副小弥勒的架势,对于张凡他们这些医院的真正的管理层,哪更是客气到了极点,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都是冲在第一线。

  而且,据说他和某个大佬是战友,所以才能常年占据这个位置。不过,很会做人的他,始终如同隐身人一样,在医院里默默的奉献着。

  “张院,呵呵,听说您有块地在农场,我有个战友是农机局的,他们有个送机械下乡的活动,有很多保养不错的康麦英要处理。

  我觉得价格挺好的,您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让我战友给您走内部价格。”

  后勤主任陈主任,笑呵呵的给张凡一边泡茶,一边说。

  “嗨!你倒是消息灵通的很。”张凡笑了笑,打开了工作日志,他要看看今天有没什么必须他出席的会议。

  “我的一个朋友就是农场的,所以我也就知道了,呵呵!”

  陈主任双手把泡好的茶叶放在了张凡的桌子上。

  “坐,老陈,有事你就说话,你知道我对象有块地,哪肯定也知道她不会种麦子的,用什么康麦英啊。有事说事。”

  张凡笑了笑,陈主任就是这个爱好,爱拉关系,不过这也是人家的生存方式,没必要谴责。

  “还是张院好说话。我有个发小,是鸟市烟草局的。他姑娘这三四年了,长期的头疼,看了好多地方,都没看好,西药华药,都吃了好几吨了。

  效果时好时坏,现在眼看着姑娘要嫁人了,可这个毛病连正常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

  这不是,您的名声威震边疆,他们拐弯抹角的求到了我。

  嘿嘿,所以,我就厚着脸皮来求您了。要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真的都不愿意开这个口。

  您平时多忙啊!医院里多少大小事,多少手术还要您……”

  “好了,好了。我牙都快酸掉了。好歹也是同事,看你说的。患者人呢?”

  张凡无奈的看了看老陈,这家伙比张凡爸爸小不了多少,因为是干部,退休要晚一点。

  但,这个说话,这个脸皮,真的让张凡接不住。

  “就在楼下,就在楼下,我怕耽搁您工作……”

  看着张凡挥了挥手,老陈兔子一样的窜了出去。没几分钟,老陈带着三个人进了办公室。

  “这是我们张院。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我们张院刚从首都回来没几天。天天手术不断,人也非常的好。快给张院说说你家的姑娘的情况吧。”

  老陈一边介绍,一边瞅了瞅张凡。

  张凡看到进来了人了,也站起来点了点头。三个人,一个男人,两个女人。

  男人岁数和老陈差不多,有点富态,穿着打扮都算体面,而且最显目的是蒜头大的红鼻子。

  张凡一看,就知道,这位是个酒精考验过的,而他身后的女人,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一头专门收拾过的头发,皱纹很少的眼眉,表明生活水准不差。

  最后的姑娘,虽然低着头,看不清脸蛋,但是身材,穿着,张凡一看也知道,对方略微有点叛逆。

  露脐的衬衣,在肚脐眼三寸之上打了一个结。牛仔短裤短到比张凡的内裤还要小。

  脚踝之处刺着一朵盛开的罂(a)粟花,三十多度的天气,双脚穿着一双短腰马丁靴。

  修长的手指上涂着乌黑的指甲油,但是奇怪的是右手中指却是素净的!

  “坐!”张凡对着男人笑了笑,客气了一下。

  “张院,您好。我是鸟市烟草公司的,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了,可位卑言轻,以前也没敢上门打搅您。

  这次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托了陈主任的关系,真的麻烦您了!”

  酒糟鼻,说话客气,眼睛中流露出来的焦灼也不是装的,看来他姑娘病情还是挺严重的。

  中年女人也在一边卑微的陪着笑。而年轻姑娘则低着头,一直没言语。

  天下父母心,医院里,有孩子拒绝给双亲看病的,有孩子对着父母咆哮的。

  而很少有父母遗弃生病的孩子,就算是有,都是能上新闻的事情了。

  “坐,客气了。”

  “坐吧,我们张院技术水平高,做人的境界更是高人一等。”

  老陈就如张凡的秘书一样,拿出了一次性的纸杯倒着水。

  “是怎么了。先说说吧。”张凡等陈主任倒好水后,就对着他们说道。

  “哎!姑娘,赶紧把头抬起来,让张院给看看吧,这个病,让我们一家成宿成宿的睡不着。”

  说着话,男人拉了一把身边的姑娘,姑娘有点不愿意,但是还是抬起了头,看向了张凡。

  她的眼中带着一股子的叛逆,好似张凡如果面露惊讶或者鄙视,她绝对站起来就走。

  虽然张凡心里惊诧不已,但是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就是两年来,在系统里熬出来的本事。虽然达不到什么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面对患者的时候,张凡还是能做到不动声色。

  姑娘的样子,由不得张凡不惊讶。

  在她的脸上,真的能看出什么叫楚河汉界。右侧的脸蛋,光明靓丽,就如鹅蛋般的光洁。

  她的年纪略比张凡小一点,正是女人最漂亮的年纪,弯弯柳叶眉,乌黑大眼珠,白皙的皮肤。

  就算不化妆,按照她的这个自身条件,也不次于一般的明星美女。

  可再一看,她的左脸,就如吃了一顿美味的大餐后,忽然发现,大餐的盘子边缘趴着许多绿头苍蝇一样。

  而且这些绿头苍蝇还刚刚趴在大餐上面交(a)配。

  姑娘的脸一份为二,从鼻梁开始衍生分割,左侧额头沧桑,哪有一丝年轻女性的皮肤光泽,直接就如七老八十的老汉脚后跟。

  粗糙不说,还挂着一层层如同大片的头皮屑一样,好似风一吹,就会脱落一样。

  左眼皮耷拉着,看向张凡的时候,只有一条肉缝,光秃秃的肉缝。

  眉毛、眼睫毛,几乎都是脱落的,就算有,也好似几百年未见阳光的弱苗一样,孤零零的挂在眼眉之间。

  也像是开水烫过的鸡一样,羽毛没了,只有肛门四周的黄色软毛,一眼望去,直接能让人感觉到膈应。

  再看看嘴唇,原本应该厚实性感的嘴唇,萎缩成了干瘪的两片脱了水的肉片一样叠在一起。

  因为左侧的嘴唇脸蛋的萎缩,导致了姑娘整体的脸蛋都出现一种怪异的偏斜,就如脸蛋被门夹过一遍。

  整体再一看,直接就是怪异,十分的怪异。如果这姑娘半夜出门,就这脸蛋,吓不死单身汪,都算张凡观察的不仔细。

  张凡看了十来秒,姑娘看张凡没什么鄙视或者厌恶的表情,她反而有点羞愧的低下了头。

  “这种情况有多久了?”张凡轻声的问道。

  花朵盛开的年纪,得这个疾病,真的,做为男人,张凡心里是非常的惋惜。

  人还是向往美好的。

  “三年了。刚开始就是头疼,然后慢慢的开始……”

  进门后,姑娘第一次说话,声音非常好听,可是因为嘴角的偏斜,让她的话语略有一丝含糊。

  “我可以做个查体吗?”张凡没有先问病情,而是对着姑娘问道。

  “嗯!”或许是年龄相差不大的缘故,姑娘始终略有一丝的羞涩。

  “老陈,去看看体检室有人没。”张凡对老陈说了一句。

  “好,好,我现在就去。”老陈立马起身出门了,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对酒糟鼻点了点头。

  老陈一出门,酒糟鼻眼泪都快下来了。多少次了,找医生看病,很多医生刚一看姑娘的样子,医生都被吓到了。

  然后,姑娘越来越不愿意见人,越来越不想治疗,好几次半夜三更,他都能从卧室听到姑娘低声的哭泣。

  他的心就如刀子在割,斧头在劈一样的难受。

  “张院,天南海北,我们不知道跑了多少个医院。真的,心都碎了。

  这次,孩子自己都快没希望了。他们说什么疾病都有。

  这次,您一定要上上心啊!求您了。”

  说着话泪珠在男人的眼眶里转动,马上就要落下的样子。双腿发软的就要下跪。紧接着酒糟鼻拿出了厚厚的报纸包在一起的块状物。

  张凡一看就知道是什么。

  “呵呵!先看病,看好了咱们再谈!”张凡笑了笑,露骨的一说。有些时候,让人坚强的不是什么鼓励,而是……

  原本激动的酒糟鼻,低头的姑娘,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姑娘妈妈,几乎同时看向了张凡。

  酒糟鼻酝酿了好久的情绪直接被张凡这种无耻的说法给湮灭了。

  “好!好!好!”酒糟鼻讪讪的把东西收回了,可是心里凉了,冰凉冰凉!

  钱!他不在乎,但是,如此无耻的医生能看好姑娘的病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武炼巅峰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医路坦途,医路坦途最新章节,医路坦途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手机上继续看 请扫二维码